Side Navigation

X

麻豆传媒映画精彩花絮

因为影片过于血腥恐怖,大部分学生都紧闭双眼、堵住双耳,就连对尸体近乎免疫了的我,在一开始瞄了之后,还是转过了头,微微闭上了眼睛,不过我倒并未费事的堵住耳朵。

只能说鬼师们太变态了,大荧幕上播放的影片清晰到了一种令人发指的地步,那些学生死亡时,脸上痛苦扭曲的表情,我们都看得一清二楚。

这个影片播放的时间很长,因为死亡的人数太多了,我觉得这对普通的学生们来说,是一种精神的折磨,这也得亏大家这一天来也看了不少尸体,不然估计得有不少人会被吓得精神崩溃。

影片放映了约莫七八分钟之后,我听见大荧幕上传来一阵熟悉而又无比怨毒的诅咒声,于是我睁开眼,接着,一副满是铁青与仇恨的脸,便是出现在了我的眼前。

“叶炎,我诅咒你,我诅咒你死的比我还要凄惨千万倍!”

“我要你尝尝比死还痛苦的滋味!”

“我要你不得好死!”

没错,影片放到冷文俊死亡那段了,影片中的冷文俊无比的凄惨,此时的他,身体只剩了半截,在他身后,是一条令人触目惊心的长长血痕。

令人头皮发麻的是,在大荧幕当中,冷文俊那双满是怨毒的双眼,好巧不巧的看在我所在的位置,他死死的盯着我,声音犹如九幽之下的恶鬼一般阴寒怨毒,最终,他死了,死不瞑目的双眼,夹杂着无尽的怨毒与仇恨。

我不咸不淡的看着冷文俊,脸色依旧是一幅波澜不惊的样子,在杀冷文俊的时候,我就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,那就是冷文俊死后会化为厉鬼来找我们麻烦,不过,冷文俊是个祸害,我不能留。

我微微眯起了双眼,毫不畏惧的直视着冷文俊那死不瞑目的双眼,心里想着:“你想来就来吧,冷文俊,这一次,我让你彻底的灰飞烟灭!”

冷文俊的死只是一个小插曲,在他之后,影片能继续放映了十几分钟才结束,在影片的最末尾处,还来了一句谢谢观看,当时我就想破口大骂,不客气,草你妈的。

大眼睛休闲女仔女孩唯美清新写真

不过我还是怂了,只是在心中默默安慰自己,日后一定要宰了这帮狗篮子,为死去的诸多学生们报仇。

观看完影片之后,并未结束,崔琳还有事情要宣布。

崔琳说,接下来我们要分班,分班规则简单地说,就是每个年级的一到三班,四到六班,七到九班,十到十二班,三个小班合并为一个大班。

崔琳又说,以后每个班级(大班),都有一个鬼班,和两个鬼副班来负责,接着,她便公布了鬼班名单和鬼副班名单,一个个学生们耳熟能详的教师名字,不断出现。

鬼班和鬼副班区别在于,实力在一星后期的鬼师是鬼班,而一星中期的鬼师,则是鬼副班,简称副班,我能从实力的高低辨别出来鬼班和鬼副班,而其他的学生们不能,他们只能硬记。

见到这分配,我的心中有了些恍然。

先前我看见那个原高一十二班(因为分班的缘故,小班称为原XX班)的班主任鬼师姜宇超,被原高一十班的班主任郭莉莉暴揍一顿,那个时候我就猜测,郭莉莉如此愤怒,是不是因为姜宇超是归她管的缘故?

如果是这样,那他们二人就是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的,只不过是上下级的关系罢了。所以,在姜宇超的远高一十二班灭之后,郭莉莉才会如此愤怒,但又不能杀了姜宇超。

原因很简单,郭莉莉认为,原高一十二班的灭,是姜宇超这个班主任鬼师失职才造成的,但是,作为自己手中的一员大将,姜宇超不是说杀就杀的,郭莉莉还得留着他,留着他做什么?我认为,最大的可能性是和其他的鬼师对抗。

孙雨和崔明哲曾经因为谁带的学生更胜一筹展开过激烈的辩论,那个时候我就猜测,鬼师之间并非是铁桶一块,而是彼此之间有着激烈竞争的,我能猜出来,这个竞争的根源,与我们这些学生有关,但却不清楚是以什么方式竞争。

正当我脑海里思索万千时,我们的手机响起了一道清脆的提示音,这声音打断了我的思路。我看向手机,只见学分APP的软件中,又建了一个群,群成员有一百三十人,群名字上写着,一班。

一班?

见状,我先是一怔,接着我才反应过来,对啊,已经重新分班了,我现在不是高一三班的学生,而是一班了,我只能称之为‘原高一三班’的学生。

群主是孙雨,有两名管理,一个是高一一班的班主任崔少东,另一个是高一二班的班主任程雪,而群里的普通成员,自然是原高一一班,二班,以及我们班的学生。

此时,崔少东和程雪正在群里轮番刷屏。

“明天早上八点,在三班教室集合,未能按时抵达教室者,一缕处死!”

果然,死亡运动会,不过是个开端罢了,更多的恐怖,还会继续。

“所有的通知,都会在学分APP中的群聊中发布,请各位同学注意。”崔琳说道:“运动会闭幕式到此结束,各位同学辛苦了,接下来,你们就可以休息了。不过,在这之前要提醒各班同学一下,不要有试图逃跑,或是试图向外界求助的念头,一经发现,直接处死!”

说完,崔琳就离开了主席台,然后跟着众多鬼师,走进了教学楼。

见状,观众席上的学生们顿时犹如没头苍蝇一般骚乱了起来,经历了这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,世界观遭受了如此剧烈的冲击,现在他们已经完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。

因此,一时间,到处都是骚乱之声,有几个离得近的班级的学生瞧见了我们,过来询问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做,毕竟,我中午在食堂上的发言,几乎所有的学生都看到了。

哪怕是相同遭遇下的人们,一无所知新手也必然会去找有经验的老手请教经验。

“这件事不会到此结束的,今天只是一个开始,明天肯定还会新的任务的。”安阳回答了他们:“而且,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,你们班私下应该也建了一个群聊,还被要求明天八点在某间教室里集合对吧?”

“你们班也要求八点集合了?”

这些学生脸色自然是变得难看了下来,安阳说的一点都没错,他们刚要说这件事。

“你们觉得这些鬼老师叫我们明天准时去教室,是去做什么的?”张新宇耸了耸肩,道:“是来继续给我们布置任务,还是来给我们上课的?”

闻言,众人脸色变得更加难看,他们自然不会认为这群杀人如麻的家伙,叫他们集合会有什么好事,但他们还是心存侥幸的问:“难道就没有什么解决的办法吗?”

“除了认真完成每项任务,尽可能的使自己存活下去以外…”我顿了顿,道:“目前没有其他的解决办法了,至少我们找了半个多月也没找到。”

众人顿时面如死灰,类似今天发生的可怕事情,他们已经不想在尝试第二次了。

越来越多的学生,朝着我们四个班级这边聚集起来,不少人已经喊了起来,问我们该怎么办。

我肯定还是要向以前那样,花点时间和众多学生说明我所知道的所有情报与信息,这样,他们在今后的任务当中,死亡率定然会缩减一些,这算是我能为他们所做的唯一一件事了。

在我们四个班级的号召下,校学生都汇聚在了食堂,我将要在这里和诸多学生说明情况,之所以不选择在操场,一是因为大家累了一个下午,是时候去食堂吃点东西了,二是因为这一天操场死了太多人,众人都本能的不想停留在那里。

一千多人聚集在食堂里,因为人数众多,所以整个食堂都乱哄哄的一片。

“安静!”

见状,张新宇怒吼了一声,他的声音很大,而且颇具穿透力,几乎是顷刻间,食堂就安静了不少,众学生都看向了我们这个方向。

“现在,我们将把我们这段时间知道的经验,都告诉你们。但我们没时间维持纪律!不想听的人,出门右转!”张新宇几乎是一字一顿的道。

闻言,食堂彻底安静了,也许有学生会对张新宇霸道的语气心生不满,但现在他们更关注的,还是有关鬼老师,以及任务的一些事情,所以,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。

见食堂彻底安静了下来,张新宇满意的点了点头,然后推了我一把,道:“先介绍一下…,这位同学,是我们四个班级目前公认的领头人,他叫叶炎,你们不服也好,不忿也罢,但他是我们当中掌握最多的信息与经验之人,眼尖的人已经发现了,他就是中午在食堂上讲话的那个人。接下来,由叶炎来给你们详细说明一下现在的情况!”

听得此话,我顿时怔了下来,我看着身后的张新宇安阳几人,他们都笑着微微点头,显然是把这个绝佳的在校面前的亮相机会交给了我。

估计张新宇前面说了那么多,就是为了让我顺利登场,我苦笑了一下,旋即我一脚踩在了一张桌子上面,朗声道:“中午的时候,并非所有学生都在场,因此,现在我将所有的事情,完完整整、从头到尾的给你们说一遍…”

演讲这种事情对我来说是轻车熟路了,从初中开始,这活儿就一直是我干,估计以后这事少不了我来。

于是我在校学生的面前,将我所知道的事情,从头到尾的讲了一遍,然而,在我讲了一半的时候,我的手机突然响起了清脆的提示音。

见状,我脸色微微一变,QQ的消息提示音我早已经关了,现在唯一能不受我控制便响起的提示音,唯有学分APP中的群聊。

然而,场唯有我的手机响起了提示音,其他人均没有,这是怎么回事?

我身上传来的手机提示音的声音在安静的食堂之中格外刺耳,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了过去,一时间,下面微微有些骚乱之声,就连身旁的张新宇、安阳等人,也是面露疑惑。

“稍等我片刻,我看一下手机。”

我歉意的对大家说道,接着,我拿出了手机。

当我看见手机上面的消息时,脸色陡然一变。

因为,给我发消息的人,是孙雨,她私聊我说。

“叶炎同学,我有要事商谈,我在高一语文办公室等你,望速来。”

You May Also Lik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