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de Navigation

X

菠萝蜜app视频播放

大年三十这一天,早早的,舒青爱就叫人将几百斤的面粉搬到了河坝上,与那些妇女一起和面,擀饺子皮。老人们的聊天声,孩子们的欢乐打闹声,让这个本来多灾多难的大年,过得也算喜气洋洋。

二十几个用大石头临时垒砌起来的大灶里,从村子里和灾民里借出来的大铁锅,此时正热气腾腾的熬着浓浓的骨头汤。

美味的汤汁,浸透了在场所有人的味蕾,在这大冬天里,众人也不感觉到今日有那么冷了。

在这河坝上的几个月,灾民们大多数都是开心的。

有着舒青爱送的粮食,还有那潺潺流动的泉水,虽然不在自己家中,可这一场大旱,将大家聚在了此处,一起团结这也是一种莫大的缘分。

而今日的安宁,大家心中都默默感觉着舒青爱。

一大盆儿的饺子下锅,小孩子拍掌欢腾,等着待会人人都有的大饺子吃!大人们则是一边望着冒烟儿的地方,纷纷排队拿碗,一边闻着那扑鼻而来的肉香味,不断的沿着口水。

这一百多头猪,也是舒青爱大半个月前,就让人四处好不容易买来的。那些养猪场基本上也无力再饲养这些畜生了,所以说,今日这顿肉后,这些灾民还想吃肉,不知还得等到啥时候了。

终于,那些个胖滚滚的饺子,在沸腾的大锅中浮上了水面,妇人们一次给排队的灾民碗中,盛着满满的一晚,转身,在从哪大骨头汤锅中盛上一瓢骨头汤,和一块带着肉的大骨头。

灾民便是端着热气腾腾的碗,笑呵呵往自家棚子走去。

为了让灾民们吃上这一顿年饭,舒青爱也是筹备了好些时日。看着大家伙儿有说有笑的端着碗,大口大口吃着饺子,舒青爱面上露出了一抹欣慰的效益!

谁不喜欢钱呢?她赚再多的赢钱,自个儿也是花不光,当那些银子都能帮到这些灾民时,舒青爱心中从未有过莫大的自豪!

樱花少女笑颜迷人照

“姑娘,咋们也回吧,饭菜都做好了。”

站在院门外面的舒青爱,看着河坝上的那些灾民,正在出神之际,耳边传来的清幽的声音。

她点了点头,便是与清幽一起进了院子。

作坊那边,今儿同样是吃饺子,大家伙儿都有说有笑的,并未因没在自己家中过年,而感到伤感,反而大家都有种庆幸的感觉!

毕竟这年,若不是遇到舒青爱,他们现在还不知在哪个地方流浪呢。

只有村长,神色有些黯然。

钱氏今儿也来帮忙包了饺子,然忙得差不多后,舒青爱就给她装了两三斤,让她带回家煮。此时,东子也被自己老年带回了家中。

舒青爱一进作坊,便是看着大伙儿端着碗吃得不亦乐乎。

对清幽使了一个眼神后,清幽便是从一个篮子里,依次拿出一个荷包,见人就发。毕竟能再这里的人,都是那些受了伤灾民的家人。

众人见舒青爱竟然还给发过年红包,一时都不知该如何是好!

要说,他们找就拿了舒青爱赔偿的银两,人家还请了大夫给他们医治,这怎的还有过年红包可拿啊?

“舒娘子,你这是做什么?我已经很不好意思了,你再这样,我也只好拖着这一跳断腿回去了。”

村长见清幽递到面前的红包,说什么也不愿意去接。面色有些难堪的望着舒青爱,脸耳根子都是红的。

“村长,这不是过年吗?人人都有。”

舒青爱简单的解释了一番,然又是示意清幽继续。

最后村长还是不接,清幽直接将红包给他塞在了枕头下面,才又是开口说道。

“大过年的,这是我家姑娘的一片心意,请不要推辞。”

舒青爱走了,村长神色有些落寞。他的家就在杏花村,可那个家还叫家吗?

回到屋子,庄子上的周伯带着一家人都等在了堂屋外的院子下,见舒青爱回来,大家都恭敬的起身,给舒青爱行礼。

看着一家子,今日都特意的换上了新衣服,一脸喜色的模样,似乎,舒青爱才感觉到了一些年味儿。

舒青爱坐在上首,来认依次与舒青爱拜年,然清幽与恭喜一左一右的站着,嫣然还有一副大家族长的模样儿。本来舒青爱不削于这些规矩的,可经清幽提醒,舒青爱绝得还是有必要。

毕竟以后自己的酒作坊只会越做越大,还要买回来的下人只会越来越多,在这些人的眼中,有了威严,才能更好的管理他们才是。

每人都依次的说着吉祥的话儿,因为周伯年纪最大,舒青爱给的红包也是最大的。

着薄薄的红包,心中一阵的激动。

他们知道,这个红包越是没有份量,里面的银子啦就越是多。

“今年也算我们一起过的第一个年,来年希望大家继续本分的做好自己的事,我不会亏待大家的。”

舒青爱简单的勉励了几句后,便是让大伙儿开饭。

周伯带着儿女们在堂屋外面用饭,舒青爱则是与清幽恭喜在堂屋里用饭,这样热闹的年,舒青爱前世今生,也算是过得第一个了。

坐在院子里的春桃,见自己坐的位置背着里面堂屋的,不由悄悄的拿出了怀里舒青爱赏赐下来的红包打开。

不由得,一家子的视线都落在了她的手上。

一张薄薄的纸果然就在其中,两个嫂子不由得伸长了脖子,想看看春桃那个红包里究竟装的是多少银子,可春桃小心翼翼拿出银票时,满脸懵圈了。

她不识字啊,这究竟是多少银子啊!

不过主家给下人发红包,可都是直接银锭子的,这银票不是管家之类的,根本就不可能。

“给我,嫂子帮你看。”

周大刚的媳妇常丽可是从小就被卖到了钱府当丫鬟的,也算是室字的人,看到自家小姑子满脸的疑惑,赶忙凑到她的耳边,小声的说到。

春桃将银票遮遮掩掩的递到了常丽面前,顿时常丽的嘴巴都惊讶的长大了!

她又是低头,股不得舒青爱看不看得见,马上就将自己的红包拆开!果不其然,竟然与自己小姑子一样的多!足足五十两!

这在钱府是想都不能想的啊!没想到她们这一辈子还能有这样的福气,遇到一位这般大方的主子!

“干嘛呢!一点规矩都没有了,还不收起来!”

周伯看着一桌子孩子的模样,不由得低声呵斥了一声,其实若仔细一看,不难看出,周伯面上带着的激动。

他们这些当下人的,就算不给银子只干活儿的那都多得去了,毕竟他们都是别人花了银子买来的,可舒青爱不但每月给他们工钱,还给新衣服,这过年还给了这么大的一个红包!

越是想着,周伯不由伸出手,悄悄的捏了捏自己荷包里的红包!

下午,舒青爱又是带着红包到了周大海的家中,邱氏还躺在床上养胎,正是无聊之际时,见到舒青爱来,赶忙让她坐下。

“嫂子气色不错啊!”

舒青爱一进了邱氏的屋子,看着邱氏一副面带喜意的模样,就忍不住的调侃。

“呵,你就打趣我吧,春儿香儿快给你婶子搬凳子。”

邱氏话落,两个丫头笑呵呵的就将凳子给舒青爱搬到了邱氏的床边。舒青爱看着可喜的两个丫头,笑呵呵的垮了两句,便是拿出两个红包塞给她们。

春儿和香儿见了,连忙道谢!

摸着里面膈手的东西,香儿忍不住就打开了。

“哎呀,好漂亮!竟然还是金的!”

香儿喜出望外,拿着手里那对金蝴蝶的耳环,眉眼见爱怜不已!

春儿忍了又忍,见到妹妹手里那么漂亮的耳环,还是没忍住,打开了自己的红包,里面同样是一对金灿灿的耳环。

与自家妹妹的不同,她的是一对蔷薇花的耳环,这花正是春儿喜欢的。

邱氏见状,连忙责备起舒青爱来。

“怎的给她们买这么贵重的礼物!两个小丫头片子这带出去,不得被人哄骗了去。”

舒青爱笑了笑“女孩子嘛,就得这般宠着养,谁叫我就喜欢她们呢?”

虽然舒青爱比这姐妹二人大不了几岁,可舒青爱的实际年龄摆在心坎儿上。总是忍不住,用啦三十几岁女人的眼光,爱怜的看着两个丫头啊。

邱氏还能说什么,让两丫头给舒青爱道喜后,两人又是聊了一会儿。

“嫂子,现在还闹合离吗?我也真的是服了你了,多大的事儿啊?你合离了正好中了那个周张氏的计了,你这性子冲动起来,咋的比我还倔啊!”

想起那日,邱氏拿出的和离书,舒青爱就忍不住的想说到她几句。

邱氏并不识字,就算自家女儿教了认得几个,可也不会写。想起那封和离书,还是人家春儿的笔迹,舒青爱看着邱氏就没好气。

“呵呵,还合离什么啊?这都又有了!不离了,不离了。”

邱氏面露尴尬,连连的说到。

舒青爱对着她翻了一个白眼“还真是有你的,哪有你这样当娘的,让亲闺女帮忙写和离书,你还真是牛了。”

You May Also Like